七十年新兴科技——中国云计算:马化腾的救命稻草 任正非的“下个荣耀”

摘要

【七十年新兴科技——中国云计算:马化腾的救命稻草 任正非的“下个荣耀”】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发布的《云计算发展白皮书(2019年)》显示,2018年全球公有云市场规模达到1363亿美元,未来几年市场的平均增速在20%左右,预计到2022年市场规模将超过2700亿美元。(财经天下周刊)

  科技兴则民族兴,科技强则国家强。

  新中国成立七十年来,我国科技事业走过了辉煌的进程,中国科技实力伴随着经济发展同步壮大,实现了从跟跑,并跑到领跑的历史性跨越。科技创新成为新中国站起来、富起来、强起来的重要支撑和体现。

  从今天开始,《财经天下》周刊推出七十年新兴科技专题报道,回首科技创新由弱到强写下的中国篇章,见证用科技创新成就的一个又一个梦想。

  十年前的今天,马云肯定没有心思想退休的事情。

  因为他每天醒来,都要面对生死时速:服务器处理器载荷98%,离过载只剩一步。他挖来时任微软亚洲研究院的副院长王坚,说要一年投10亿,坚持十年,把云计算做起来,别人都骂王坚是骗子。王坚动辄拍桌,业务部门对阿里云避之不及。

  2010年的中国IT领袖峰会,BAT上演了一场华山论剑。李彦宏不屑一顾:云计算是新瓶装旧酒。马化腾则幽默地说:云计算比较超前,到阿凡达时代有可能,现在太早了。

  但仅仅十年之后,阿里云已独吞43%中国公有云市场,居全球第三。腾讯将公有云当变革的救命稻草。通信领域巨头华为也下定决心,要用做手机的投入将公有云变成“另一个荣耀”。

  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发布的《云计算发展白皮书(2019年)》显示,2018年全球公有云市场规模达到1363亿美元,未来几年市场的平均增速在20%左右,预计到2022年市场规模将超过2700亿美元。

  这其中,中国公司正奋起直追,距世界第一的差距正越来越短,见证这个国家10年的努力。

  亚马逊一声惊雷

  云计算的诞生颇为奇幻。2002年,还在卖书的杰夫·贝佐斯(Jeff Bezos)遭到计算机图书出版商Tim O‘Reilly逼宫:要么亚马逊把销售数据开放给出版商,要么我们用爬虫自己爬。O’Reilly甚至建议:你们应当开放API,让我们据此建立新的网站。

  这看似威胁,却切中贝佐斯的心坎:当时亚马逊IT基础设施部门的高管,如同“硬件祭祀”,掌管着其他部门调用新技术的权利。高管们在会议上互相开炮,让Jeff Bezos大发雷霆。他决心设计一个提供计算设施的平台,并起名为AWS(Amazon Web Services)。

  2006年白色情人节,亚马逊存储服务S3上线,当时它是那么不起眼,以至于掉线9小时都无人注意。当年秋天,弹性计算服务EC2上线,迅速火爆美国东海岸。

  据AWS的CTO Werner Vogels回忆,这是世界上第一次有人用Cloud一词,意思是你可以使用计算资源,同时又不需要知道服务器跑到哪一块硬件上。这成为世界上云计算的开端。

  在当时,云计算几乎是寒酸的代名词:利润不到20%,让IBM和微软都看不起,更别提躺着赚钱的谷歌。但亚马逊的零售业务利润仅5%,云计算反而是金矿。时至今日,“野球拳”练成神功:云计算贡献了亚马逊全部利润的2/3以上。

  在2018年,AWS仍占有47.8%市场份额。每当亚马逊开发出新技术,国内公司便争相模仿,足见其江湖地位。在背后,当年贝佐斯决心革新时,大洋彼岸的中国,大部分公司还都无动于衷。

  阿里抢滩中国

  2008年9月,马云把王坚挖到阿里巴巴。当时马云每天睁眼都提心吊胆:早上八点到九点半之间,服务器的处理器使用率都飙升到98%,离超负载仅一步之遥。伴随淘宝和支付宝壮大,本地IT机房不够用是迟早的事。

  服务器不够就买,是当时公司的共识。但王坚给马云算了笔账:按这样的速度花钱,光买机器和软件就能让阿里破产。此外IOE(IBM、Oracle和EMC)也不足以支持如此用量。马云召开会议,研发一套新的技术架构,王坚则被任命为“首席架构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