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巴巴从云第一到AI第一的必然性

- 编辑:admin -

阿里巴巴从云第一到AI第一的必然性

  AI到底谁才是行业第一,很多人在追问这个问题,很长一段时间谁也给不出令多数人信服的答案。

  作为一个复杂、综合的未来社会趋势,评价AI谁最领先很难有全面量化的标准,但大众与舆论又不免要去论个高低。

  现在,当阿里巴巴在杭州云栖大会上不再像过去那样藏着掖着、一次放出一点信息,而第一次完整地、系统地将阿里AI版图呈现出来时,这个问题似乎已经有了答案——高调亮相“AI完全体”的阿里巴巴,在“云第一”后已经做好了抢夺“AI第一”的充分准备。

  与此同时,从整个行业来看,我们如何认识AI、看待AI、评价AI发展优劣与潜力,或也有了相对客观、统一的标准。

  一枚含光800,折射AI领域的“AI完全体”竞争

  整个云栖大会热料很多,但达摩院院长、阿里云智能总裁张建锋现场展示的被称作“全球最强AI芯片”的含光800无疑成为最受关注的亮点之一。

  这是平头哥第三款“芯片类”产品,确切地说,玄铁910作为IP核挑战的是芯片基础架构,而含光800则是完整意义上的芯片,加上为芯片设计者提供助力的一站式芯片设计平台无剑SoC平台,阿里至此形成了完整的芯片设计链路。

  而以“含光800”为关注核心,加上阿里巴巴AI的全系展示,一个“AI完全体”的行业竞争格局也露出水面。

  1、AI竞赛本质就是“AI完全体”的竞赛

  阿里这次完整展现出的AI体系,如果非要做一个总结,应当是一个从底层往表层的倒金字塔体系:

  由芯片、云计算、边缘计算、终端等组成基础层;

  由飞天大数据平台、飞天AI平台、飞天AIoT平台组成平台层,向合作伙伴开放;

  平台上承载AI服务层,提供自然语言处理、视觉计算、智能语音、自动驾驶等完备的AI服务;

  最顶层,AI服务进入产业,构成了我们日常可见的AI对生产、生活的触达,包括阿里内部AI应用,例如菜鸟智慧物流等,以及外部产业实践,例如城市大脑等。

阿里巴巴从云第一到AI第一的必然性

  问题在于,阿里已经在基础层有了包括intel在内的战略合作伙伴,为何还要开发含光800(很明显未来还会推出更多芯片)?

  抛开芯片自主这类宏观的问题不谈,其原因应当在于,作为AI巨头,阿里必须把AI打造成“AI完全体”。

  众所周知,定制化的NPU比通用芯片更高能效的算力,因为自己设计的NPU可以把自家软件层面的算法直接写入硬件,不像通用芯片还需要经过一道转码。在这种情况下,阿里巴巴集团内的视频图像识别/分类/搜索、城市大脑等基于共同算法核心的应用,都可以直接通过含光800快速完成。

  也即,从基础层、平台层、服务层到应用层不仅是承载、托起的关系,它们还有着内在的上下一致性,不是积木结构,而是“鲁班锁”结构——这就是“AI完全体”。所以,含光800不是秀技术的产物,而是阿里AI体系走向更紧密、上下进一步打通的必然结果。

  事实上,几乎所有AI巨头都建立了这样一套类似的AI体系,从基础到平台到服务到应用,只是内容深浅不一,体系化逻辑别无二致。各类科技新闻中,巨头们也都在开发自己的XX芯片,构建起专属于自己的多层融合更紧密、上下打通的“AI完全体”。

  脱离宏观抽象的AI概念,AI竞赛的本质,其实就是可见、可触摸的“AI完全体”竞赛。

  2、“反木桶效应”决定谁能拿下真正的行业“第一”

  既然“AI完全体”是体系化概念,那么自然而然,其竞赛会涉及一个很重要的概念“木桶效应”:木桶的短板代表木桶的装水量。

  因此,巨头们都在拼命补齐每一处木板,可以想见,未来类似含光800的芯片在行业内会以各种名头出现,而开放平台、AI服务、产业应用各个AI巨头都会全面进军,力求自己没有遗漏某块木板。

  但是,“木桶效应”只是决定竞赛资格的入场券,AI竞赛要获得领先必须依靠“反木桶效应”:木桶的盛水量上限和潜力由木板的长度决定。

  “木桶效应”只是提示不足,不能解决优胜的问题。而阿里AI在做的,一直是把更多AI“木板”建设得更“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