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料药“酣战”

- 编辑:admin -

原料药“酣战”

  “已经不是暗战了,眼看脖子都要被掐,直接就是酣战了。”第二批带量采购结果出炉时,一位业内资深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指出,制药企业与原料药企的战争将越来越激烈,未来制药企业市场拼的就是原料药。

  原料药的质量、价格等直接传导至下游制药企业,如一直在风口浪尖上的廉价药短缺、药价大幅上涨等,很多都是受制于原料药垄断。在上述结果出炉之后,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试图联系部分原料药企进行采访未果,他们都选择了噤声。

  但,该有的“战争”还是会有,制药企业“提枪而战”。

  相继一个月,8月29日、9月29日,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了制药企业扬子江药业及其子公司广州海瑞与合肥医工等三家原料药企案件,前者是原告。

  11月5日,原料药企称,收到辽宁省市场监督管理局送达的《辽宁省市场监督管理局反垄断案件调查通知书》。

  11月15日,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别联系扬子江药业、合肥医工及东北制药董秘办负责人了解案件最新进展。

  实际上,在带量采购、医保控费等背景下,制药企业“协会会长郭云沛说,5年后,将有不少于1/4的制药企业将消失;北京鼎臣医药管理中心创始人史立臣分析称,原料药企业将来只能剩下20%-30%。

  活下去,更好地活着,成为制药企业、原料药企共同的目标。谁会是赢家,还等待时间给出答案。

  战争“升级”

  针对原料药的“战争”近年来就没有停止过。

  在近几年的两会期间,多位制药企业两会代表都会集体“控诉”原料药垄断涨价事宜。康恩贝董事长胡季强今年两会期间接受采访时就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指出,不少原料药价格已经较前几年提高了20倍、30倍甚至100倍,如尿酸原料药价格几年前为30~40元,近两年一度上涨到900元,最终政府部门介入才得以调整。

  8月29日,扬子江药业及其子公司广州海瑞将合肥医工(合肥医工医药股份有限公司)、恩瑞特(合肥恩瑞特药业有限公司)、海辰药业(南京海辰药业股份有限公司)告上法庭。

  21世纪经济报道根据公开资料了解,此次扬子江药业“怒发冲冠”主要涉及其年销售额超过10亿元的大品种枸地氯雷他定。扬子江药业称,2009-2018年底,全国只有一个枸地氯雷他定(原料药)的销售药证,这个药证在上述3个被告之间流转。

  扬子江药业认为被告对于市场的共谋行为具有100%的支配地位,并称后者一共实施了4类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的行为,如扬子江药业还指出,合肥医工、恩瑞特实施了限定交易的行为,要求扬子江药业签订长期购销合同,合同用巨额违约金的方式,限定了扬子江药业只能向被告采购原料药,并且限定了每年的最低采购量,采购总量,以及长达5年的采购期。

  同时,合肥医工、恩瑞特等还用不公平的高价销售商品,原告认为涉案原料药的价格在逐年下降,被告却提价3.24倍,合肥医工、恩瑞特把原料药的价格从1.56万元/公斤,提高到4.8万元/公斤,在2018年底,又提到6万元/公斤,原料药行业的毛利率平均水平在30%以内,被告持续的无理由提价,高于行业平均水平。

  就此,扬子江药业要求被告赔偿1亿元,除了盐酸头孢他美项目(扬子江药业委托合肥医工、恩瑞特项目)的1000万元研发费用投资损失外,其他9000万元的损失是由于原料药提供企业不断提价,给扬子江药业带来的合同期内利润损失。

  启信宝信息显示,合肥医工创立于1994年12月,法定代表人为何广为,是专业从事新药研究的高新技术企业,恩瑞特为合肥医工100%控股企业。

  在庭审中,合肥医工指出,本案不适用反垄断法,而应该适用相关的民事法律规定。因为反垄断法带有强烈的国家干预性质,只有双方的交易损害了公平交易,损害了竞争的秩序,损害了消费者和社会公众的利益才涉及反垄断法。